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斯坦福丑闻背后的赵涛家族发迹史:神医,行贿,80亿销售费

作者:来源: 2019-05-05 09:23

位于加州的斯坦福大学因近两年的录取率低于号称第一的哈佛,所以被称为“Number 0”,意思是排在第一名之前。根据《福布斯》2010年盘点的亿万富'...

位于加州的斯坦福大学因近两年的录取率低于号称第一的哈佛,所以被称为“Number 0”,意思是排在第一名之前。根据《福布斯》2010年盘点的亿万富翁最多的大学,斯坦福名列第二,亿万富翁数量达28位。

临近硅谷的斯坦福,区区33平方公里的面积已将全世界金钱、权力与名气聚焦于一身。与此同时,这也汇聚着来自太平洋彼岸中国富豪们灼热的目光,赵雨思父亲赵涛的双眼也曾对这块土地闪闪发亮。

近日有报道称,在美国有史以来最大大学招生舞弊丑闻中,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为将孩子送入斯坦福大学向此案背后的“操盘手”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7万元),是涉案金额最高的一起。“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斯坦福大学的“普通女孩”赵雨思,来自涉嫌出资650万美元的家庭,目前她已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其父亲正是山东首富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赵涛在步长制药官网发布的一则声明,坐实了这五一期间最大的“瓜”。而赵涛妻子称其女儿是诈骗事件的“受害者”,更是把这件事推向了高潮。

事件最有看点的是,赵家目前已委托的香港孖士打律师事务所的罗永聪处理此事。罗永聪有协助大型公司就涉嫌行贿、洗钱及其他监管事宜开展内部调查的丰富经验。

香港最大律所之一律师的介入,会否让赵家的故事像香港电视剧般跌宕起伏?

“已委托律师处理”

5月3日,有媒体从香港孖士打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永聪处获得一份赵雨思母亲的声明,称获知女儿被斯坦福录取后,辛格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用于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

随后赵母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赵母在声明中表示,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目前赵母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资料显示,罗永聪是孖士打律师行的合伙人。他专注于商业诉讼,擅长监管调查及大型商业纠纷;在监管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广泛代表上市公司、董事、金融机构及专业服务公司应对监管机构发起的调查。

此外,他的的固定客户包括博彩公司(来自澳门、新加坡、美国等地)、破产从业员、金融机构、竞技俱乐部、上市公司及其高管。作为讼辩律师,罗永聪已循豁免途径,在香港民事诉讼中享有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HRA)。

资料显示,获得“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的讼辩律师可在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陈词,出庭发言权不受限制。委员会的审核标准非常严格,在第一批申请中,只有15名申请人获授予“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

可见,赵家此次雇用的律师罗永聪并非泛泛之辈。

华尔街见闻亦曾就该事件向罗永聪进行进一步求证,截至发稿,罗永聪未接听电话。

赵涛:留学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

在赵雨思母亲的声明被曝出的同日,其父亲赵涛的一纸声明亦坐实了赵家行贿斯坦福的传闻。

5月3日晚间,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消息称,其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具体如下:

近日注意到有媒体刊登了多篇报道,主要涉及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的传闻。作为步长制药的实际控制人,现声明如下:

1、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

2、步长制药是一家上市的公众公司,其运营管理是独立的。步长制药内部控制体系健全,本人的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

毛利率维持在80%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成立于2001年,于2016年11月18日成功登陆上交所。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根据营业执照,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丸剂(蜜丸、浓缩丸、水丸、水蜜丸)、口服液。

它的原名为“山东步长恩奇制药有限公司”,步长恩奇制药设立时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800万元,其中赵涛以货币资金出资56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0%。2004年1月该公司名称变更为“山东步长制药有限公司”。

2018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同比下降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9亿元,同比增长15.3%。

在这家净利润一年不到20亿的上市公司中,其主营业务的毛利率高得惊人。步长制药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在心脑血管、妇科、泌尿和其他的毛利率分别为85.16%、72.22%、88.4%和69.4%。

事实上,高毛利率似乎已经是步长制药的常态。数据显示,自2012年至今,该公司的毛利率水平一直保持在80%以上。

销售费用投入惊人

从公司经营数据来看,步长制药较低的研发投入与高出业内的销售费用成为其独特的“风景线”。

年报显示,2018年,步长制药在产品研发方面累计投入5.76亿元,较去年增长4.24%,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4.22%。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如以岭药业、云南白药、天士力、珍宝岛等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处于0.35%到6.29%的区间。

即步长制药较低的研发投入,和业内相比还算处于较为正常的区间。

然而,步长制药在期内的"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高达74.86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的93.15%。而同行业平均销售费用才18.75亿元,即步长制药用于“市场”的费用约为同行的4倍。

附图: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情况分析

当然,仅看销售费用的多寡并不能看出一家公司对市场的“重视程度”,结合公司具体的营业收入则会更加客观。在2018年,在“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这一指标中,步长制药达到58.81%依然居于同行可比公司之首。

赵涛家族多次“现身”富豪榜

步长制药“出格”的销售费用,再次让质疑的目光回到其董事长赵涛身上。他声明中的“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的说法逻辑性有多强?

从步长制药年报中似乎也有迹可循。

该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赵涛期内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36.49元。事实上,赵涛的薪酬是每年在浮动的。2016年和2017年,赵涛作为董事长,在步长制药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分别是669万元和437.9万元,均比2018年度的薪酬要高。

当然,步长制药的收入仅仅是赵涛收入来源的一部分。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目前他还兼任包括丹红(香港)科技、大得控股、神州科技、年德国际有限公司、益达国际有限公司在内的16家公司的董事。

资料显示,赵涛现年53岁,新加坡籍,2001年起任步长制药董事长。拥有20余年的医药行业工作经验,作为中医脑心同治论的主要提出人,同时也是步长生物多项产品及专利技术的主要发明人。

最新的新加坡富豪排行榜显示,赵涛以个人资产18亿美元排名新加坡第15位,也是上榜的21名富豪中年龄最小的。

此外,2016年胡润百富榜,赵涛家族以300亿财富排名第53位。2018年10月,赵涛家族以32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因为公司在山东,所以赵涛也被称为山东首富。

截至“五一”小长假前的4月30日,步长制药A股市值为282.831亿元。

资料显示,罗永聪是孖士打律师行的合伙人。他专注于商业诉讼,擅长监管调查及大型商业纠纷;在监管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广泛代表上市公司、董事、金融机构及专业服务公司应对监管机构发起的调查。

此外,他的的固定客户包括博彩公司(来自澳门、新加坡、美国等地)、破产从业员、金融机构、竞技俱乐部、上市公司及其高管。作为讼辩律师,罗永聪已循豁免途径,在香港民事诉讼中享有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HRA)。

资料显示,获得“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的讼辩律师可在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陈词,出庭发言权不受限制。委员会的审核标准非常严格,在第一批申请中,只有15名申请人获授予“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

可见,赵家此次雇用的律师罗永聪并非泛泛之辈。

华尔街见闻亦曾就该事件向罗永聪进行进一步求证,截至发稿,罗永聪未接听电话。

赵涛:留学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

在赵雨思母亲的声明被曝出的同日,其父亲赵涛的一纸声明亦坐实了赵家行贿斯坦福的传闻。

5月3日晚间,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消息称,其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具体如下:

近日注意到有媒体刊登了多篇报道,主要涉及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的传闻。作为步长制药的实际控制人,现声明如下:

1、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

2、步长制药是一家上市的公众公司,其运营管理是独立的。步长制药内部控制体系健全,本人的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

毛利率维持在80%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成立于2001年,于2016年11月18日成功登陆上交所。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根据营业执照,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丸剂(蜜丸、浓缩丸、水丸、水蜜丸)、口服液。

它的原名为“山东步长恩奇制药有限公司”,步长恩奇制药设立时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800万元,其中赵涛以货币资金出资56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0%。2004年1月该公司名称变更为“山东步长制药有限公司”。

2018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同比下降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9亿元,同比增长15.3%。

在这家净利润一年不到20亿的上市公司中,其主营业务的毛利率高得惊人。步长制药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在心脑血管、妇科、泌尿和其他的毛利率分别为85.16%、72.22%、88.4%和69.4%。

事实上,高毛利率似乎已经是步长制药的常态。数据显示,自2012年至今,该公司的毛利率水平一直保持在80%以上。

销售费用投入惊人

从公司经营数据来看,步长制药较低的研发投入与高出业内的销售费用成为其独特的“风景线”。

年报显示,2018年,步长制药在产品研发方面累计投入5.76亿元,较去年增长4.24%,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4.22%。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如以岭药业、云南白药、天士力、珍宝岛等公司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处于0.35%到6.29%的区间。

即步长制药较低的研发投入,和业内相比还算处于较为正常的区间。

然而,步长制药在期内的"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高达74.86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的93.15%。而同行业平均销售费用才18.75亿元,即步长制药用于“市场”的费用约为同行的4倍。

附图: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情况分析

当然,仅看销售费用的多寡并不能看出一家公司对市场的“重视程度”,结合公司具体的营业收入则会更加客观。在2018年,在“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这一指标中,步长制药达到58.81%依然居于同行可比公司之首。

赵涛家族多次“现身”富豪榜

步长制药“出格”的销售费用,再次让质疑的目光回到其董事长赵涛身上。他声明中的“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的说法逻辑性有多强?

从步长制药年报中似乎也有迹可循。

该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赵涛期内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36.49元。事实上,赵涛的薪酬是每年在浮动的。2016年和2017年,赵涛作为董事长,在步长制药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分别是669万元和437.9万元,均比2018年度的薪酬要高。

当然,步长制药的收入仅仅是赵涛收入来源的一部分。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显示,目前他还兼任包括丹红(香港)科技、大得控股、神州科技、年德国际有限公司、益达国际有限公司在内的16家公司的董事。

资料显示,赵涛现年53岁,新加坡籍,2001年起任步长制药董事长。拥有20余年的医药行业工作经验,作为中医脑心同治论的主要提出人,同时也是步长生物多项产品及专利技术的主要发明人。

最新的新加坡富豪排行榜显示,赵涛以个人资产18亿美元排名新加坡第15位,也是上榜的21名富豪中年龄最小的。

此外,2016年胡润百富榜,赵涛家族以300亿财富排名第53位。2018年10月,赵涛家族以32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因为公司在山东,所以赵涛也被称为山东首富。

截至“五一”小长假前的4月30日,步长制药A股市值为282.831亿元。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张艺谋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