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两次改写抗癌史:新型抗癌疗法,即将拿下6种癌症,还没打算收手

作者:来源: 2019-07-11 17:28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抗癌疗法之星,从放射线到化疗药,从靶向药再到免疫治疗,这条星光大道还会一直延长下去,但留下足迹的标准,其实很简单——有'...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抗癌疗法之星,从放射线到化疗药,从靶向药再到免疫治疗,这条星光大道还会一直延长下去,但留下足迹的标准,其实很简单——有货真价实的成功,挽救患者的生命就行。

电场抗癌的“黑科技”,就在青史留名的路上一路狂飙呢。攻克胶质母细胞瘤(GBM)只是小试牛刀,还记得它是怎么引爆癌细胞的吗?踏进电场织成的无形杀阵,管它什么种类的癌细胞,都得被乖乖击破[1]。

布下天罗地网,让癌细胞无处可逃

有着应用进一步拓宽的潜力,肿瘤电场治疗(TTFields)自然不会躺在功劳簿上睡觉。那么,它都向哪些致命的癌症发起了挑战呢?

大魔王也是“试金石”

如果给各种癌症搞个热搜排名,肺癌绝对排在第一位。发病和致死最多是它;各种基础科研针对它;靶向药免疫治疗之类的新疗法,最渴望拿下的适应症往往也是它。话虽如此,大魔王可不是这么好打倒的。

EGFR突变出名吧?但患者的生存期直到二代三代靶向药出现,才得到延长[2];不携带敏感突变的患者是免疫治疗的主要目标,但一线用药一度有PD-L1水平的限制,二线单药的客观缓解率也只有20%左右,宣告胜利还早着呢。

公正地说,被捧上天的免疫治疗,在治疗亚洲肺癌患者时应用面并不算大

(图片来源:马萨诸塞大学)

所以说,晚期肺癌的治疗真有点儿“你行你上”的意思,面对庞大的患者群体、迫切的临床治疗需求,只要有证据支持抗癌潜力,就大胆去闯吧

TTFields对肺癌的攻坚,早在2009年就进入了人体临床试验阶段,而初步结果也相当扎实:以TTFields+培美曲塞化疗作为二线治疗方案,晚期肺癌患者的总体生存期能达到13.8个月,比单纯化疗提升了5个月以上[3-4]。

2009年还没有今天大红大紫的免疫治疗,所以TTFields带来的益处相当可贵。而生存期的延长,一般是跟客观缓解率(ORR)、无进展生存期(PFS)的进步做伴的,TTFields+化疗也分别使这两项指标比单纯化疗,提升了60%和100%[3]!

有I/II期试验的成功,III期试验的开展自然顺理成章,而2016年启动的LUNAR试验也适时修改了试验设计,TTFields联合使用的二线治疗方案从单纯化疗,变成了化疗和PD-1抑制剂[4]。

而基于GBM治疗的成功经验,TTFields的肺癌攻坚专门多出了一个分支——对脑转移灶的治疗。脑转移和GBM都在脑里,用起电场来大同小异,那不收拾这个肺癌的招牌动作真说不过去。这一方面的临床试验,也进入了III期阶段。

在过去,识别不了潜在的脑转移灶,是影响肺癌患者临床诊治的一大难题

(图片来源:杜克大学)

面对肺癌这块试金石,TTFields能掀起一番怎样的风浪,和免疫治疗的联手又会不会带来全新的惊喜呢?对探索者而言,未知,就意味着无限的可能。

癌中之王?正面硬刚

探索者往往永不止步,肺癌只是旅途中的一站,论起致命性,牢牢坐在“癌中之王”宝座上的那个家伙,是胰腺癌——8%的五年生存率,发现时80%以上是无法手术的晚期,即使能手术,80%以上患者还会复发[5]。

胰腺癌的邪恶王座下,有受害者的累累白骨,还有挑战者一次次失败的印记。跟治疗日新月异的“热门”癌症相比,胰腺癌的治疗几乎还停留在化疗时代,取得突破的联合化疗方案,也有副作用大,使用不便这些很难克服的问题。

胰腺癌能早期发现简直算奇迹,所以早诊早治相当难,多数患者都是晚期

(图片来源:维也纳医科大学)

既要有治疗效果,又不能给胰腺癌患者普遍糟糕的身体雪上加霜,想要突破这个难关,需要的可不只是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因此TTFields在胰腺癌治疗上的临床试验,首先就考量了治疗安全性,疗效则是次要的。

不过台词怎么说来着?“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从II期临床试验PANOVA的结果来看,在配合吉西他滨或者吉西他滨+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使用时,TTFields作为晚期胰腺癌的一线治疗,让患者的1年生存率翻了一倍[6]!

简单比较一下,就能看出TTFields的价值:拿配合吉西他滨使用为例,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达到8.3个月,总体生存期(OS)14.9个月,而吉西他滨过往的单独应用,生存期也只是6.7个月,这增效,简直只能喊666了。

不过也要强调,小规模试验结果不要过分解读

虽说是小规模试验的结果,但比起靶向药使用对患者的挑挑拣拣,TTFields的使用门槛要低得多,生存期的获益也足够出色。在胰腺癌治疗,尤其是试验中响应最好的局部晚期患者身上,TTFields绝对大有可为。

既然能力强,就得能者多劳,让TTFields给别的治疗方法帮帮场子怎么样?

不管是谁在抗癌,我电场都要帮帮场子!

靠“合成致死”让癌细胞自取灭亡的PARP抑制剂,这些年在卵巢癌上打得顺风顺水,但这种顺利也是有限制条件的。那些铂类药物治疗不敏感的患者,暂时还超出了PARP抑制剂的能力

该搬救兵了,而科学家们让TTFields增援,可不是只看中了电场的酷炫。过往对铂类药物不敏感患者的治疗,以紫杉醇类药物为主,它们主要是通过影响癌细胞分裂时微管蛋白的形成起效的——等等,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没错,这和TTFields的起效机制之一非常相似,所以两种疗法确实可以互相增效[7]。这种互相加成,转化到临床上的收益又如何呢?

卵巢癌的治疗难关还是不少,至少免疫治疗的进展就不那么顺

(图片来源:蒙特利尔大学)

在II期试验INNOVATE中,即使对于已经平均接受过4轮以上化疗,治疗难度相当大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TTFields+紫杉醇的方案仍然有着很好的效果,患者的PFS时间有8.9个月,客观缓解率达到25%,1年生存率则是61%[8]。

这些患者过往的生存期,一般只有6个月,所以TTFields+化疗的联合治疗,又一次大获成功。这就让人不得不畅想了:如果把TTFields和PARP抑制剂,一起用到铂类药物敏感患者的治疗中,会不会来个1+1>2,甚至大于3呢?

而TTFields强势增援的,也不只有一个卵巢癌。

近期公布的STELLAR试验结果显示,对于恶性程度相当高的胸膜间皮瘤,TTFields配合一线化疗,能将患者的生存期延长6个月[9],以此成为了15年来FDA在晚期胸膜间皮瘤中首个批准的新疗法。

跟一些只延长一两个月就敢说“显著提升”的抗癌药比起来,TTFields的加码简直太实在了,这种连续不断的成功,让TTFields的推动者们信心满满,甚至喊出了“癌症治疗第四极”[10]的口号。

看到了吗,胶质母细胞瘤和胸膜间皮瘤还只是冰山一角

但真正想要成为“第四极”,可不是只在嘴上喊口号能做到的。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科幻小说中,总有着向茫茫宇宙深处出发的探险者们,虽然他们绝大多数一去不归,但成功就意味着名利双收。这一点,和努力抗击癌症的新药新疗法们很像,而且后者拯救的生命,更是无法用价值估量的。

但医学毕竟不是星际探险。真正把一种抗癌疗法的作用最大化,尽可能高质量地延长患者的生存,才是最重要的。要实现这个目标,TTFields也许需要在不断前行的同时,审视一下走过的道路,适应症要拓展,用法也要改良嘛。

现在的TTFields设备,本身也有了明显的升级优化

(图片来源:Novocure官网)

TTFields的发明者们就想到了不少未来探索的方向,比如像放疗一样,精准区分电场影响的癌组织和正常组织;根据不同癌症的特性,调整电场的频率提升疗效;把治疗范围从实体瘤,推进到血液系统肿瘤这一系列好点子[10]。

而奇点糕想得可能更大胆一些:让炫酷的电场搭配上当红的免疫治疗会怎样?电场能不能攻破肝癌、胃癌之类治疗进展缓慢的癌症?在对付不同部位的肿瘤时,使用设备的方式会不会变

当然,奇点糕毕竟只是时代的见证者。电场抗癌未来还会书写怎样的传奇,就要看那些不懈努力推动它的科学家、医生和患者们的了。从黑科技到载入史册,也不会那么遥远吧?

编辑神叨叨

路漫漫其修远兮,电场治疗还要上下而求索,多多努力啊,毕竟这是个不进则退的时代,大家都在发Paper做试验。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张艺谋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