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东线“坦克杀手”,帝国骑士鲁德尔

作者:来源: 2019-06-18 16:59

唯一的钻石双剑金橡叶骑士勋章得主,驾驶俯冲轰炸机出战2530次,击毁过519辆坦克、150门火炮及800余辆军车,被西方的对手誉为“世界战争史上最伟大的飞'...

唯一的钻石双剑金橡叶骑士勋章得主,驾驶俯冲轰炸机出战2530次,击毁过519辆坦克、150门火炮及800余辆军车,被西方的对手誉为“世界战争史上最伟大的飞行员”,战后因顽固坚持错误立场而争议不断的“终极战神”鲁德尔。

1943年1月,在完成了第1001次作战飞行后,鲁德尔被“强制”休假2周,而后被调往空军的一个空对地反坦克试验单位。

斯大林格勒灾难发生前的1942年末,鉴于苏军在东线源源不断地投入坦克和装甲车辆,空军在雷希林试飞中心组建了一个试验性反坦克特战大队,由施特普上尉领导,任务是从战机与重武器的各种组合中拣选出最有效的“坦克杀手”。施特普的特战大队曾在Ju-88轰炸机的座舱下方安装75毫米火炮,但不能令人满意的试验结果,再加上一些无法及时解决的困难,让他们放弃了这种机型。特战大队也用Ju-87 G-1俯冲轰炸机进行过试验,他们在两侧机翼下各安装1门37毫米机炮,使用只在穿甲后才会爆炸的特制弹药。1943年初春,特战大队从雷希林开往东线的布良斯克基地进行测试,结果表明Ju-87 G-1最具潜力。鲁德尔到达布良斯克基地后,也多次试验过这种昵称“大炮鸟”(Kannonenvogel)的Ju-87 G-1,他虽然发现这种斯图卡因为装载了重武器而变得更慢,操作性能也略有下降,但对可能达到20至30厘米的射击精度感到兴奋,他认为只要距离坦克足够近,坦克上比较脆弱的装甲部分,如发动机、油箱和弹药舱等还是很容易被击穿和引发爆炸的。

图为Ju-87 G-1俯冲轰炸机。Ju-87 G系列的两个主要变种G-1和G-2之间最主要的区别是前者的翼展较短。

“大炮鸟”很快就迎来了实战检验的机会。3月底,鲁德尔率领装备了Ju-87 G-1的“空中反坦克中队”(施特普负责留守布良斯克基地) 飞抵克里木最东端的刻赤,从那里起飞支援库班桥头堡内的第17集团军和罗马尼亚部队。当时,苏军北高加索和外高加索方面军为切断德罗军队撤往克里木半岛的通路,正竭尽全力地猛攻库班桥头堡,双方的空军在这里各投入了约1000架战机,激烈的空战每天都在进行——负责此战场的苏联空军第4集团军司令员韦尔申宁(K.A. Vershinin)曾说:“有些日子里每隔10分钟就能看见1架坠落的战机,一天内发生多达100次的大小空战也是屡见不鲜。”

而鲁德尔的“反坦克中队”无疑是库班战场上最具特色的一支空军部队,但他的首演并不成功。4月初,当苏军3个步兵师试图在坦克支援下砸开德军位于克里木斯卡亚(Krimskaya)的防线时,鲁德尔接到了率领“大炮鸟”前去攻击这些坦克的命令。但当他们在低空逼近对手时,遭到了地面高射炮的猛烈轰击,鲁德尔自己的座机也被击中。首战的失利使他意识到,由于装有机炮的机翼负重过大,Ju- 87 G-1进行俯冲轰炸时将面临很大的危险,最实际的解决办法是用常规型斯图卡为“大炮鸟”护航。

由于正面强攻一再失败,苏军打算在德军后方强行登陆后建立桥头堡。约2个师的步兵搭乘着数百只小型登陆艇或木船,试图在捷姆留克 (Temryuk)湾周边地区上岸,但他们遭到了鲁德尔中队的无情攻击——连续几日里,从黎明到黄昏,鲁德尔中队一直在不停地搜寻和攻击登陆船只,迫使对手最终放弃了登陆,仅鲁德尔本人就摧毁了约70艘登陆船只。

在刻赤作战期间,鲁德尔于4月1日晋升为上尉,并在同月14日成为第229位橡叶骑士勋章得主。这当然是很高的荣誉,有资料表明,二战期间德国颁发了约7500枚骑士勋章,但只有860 人是橡叶骑士勋章得主。5月10日,鲁德尔奉命飞往元首大本营,希特勒将为他和其他11名飞行员颁发勋章。旅行途中,他突然觉得自己厌倦了在反坦克中队的日子,尤其是非常想念同在刻赤的StG-2第1大队的战友们。鲁德尔打算借此机会调回StG-2,他把想法告诉了希特勒的空军副官贝洛,还“威胁”说如果不批准的话则将会拒绝接受勋章。贝洛很快搞定了一切,鲁德尔可以返回StG-2,但前提是不能放弃空对地反坦克作战的研究。希特勒与这批获勋者交谈了约1 个小时,首次面君的鲁德尔惊讶地发现元首非常了解前线状况,同时也为元首的口才和风度倾倒,他觉得希特勒“充满想法和计划,而且高度自信”。

“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俯冲轰炸示意图,可以精确打击坦克等目标。

鲁德尔回到StG-2后继续担任第1中队中队长,他还带回来一架Ju-87 G-1,在执行常规轰炸任务的间隙,只要听说有苏军坦克部队突破了德军阵地,他都会驾驶这架“大炮鸟”前去助阵。6月中旬,施特普上尉的反坦克特战大队所属的两个中队被分别并入StG-1和StG-2两个联队,加入StG-2的就是鲁德尔曾领导过的反坦克中队,这支中队虽成为独立的第10中队,但作战时归鲁德尔指挥。

1943年7月初,东线德军的最后一次重大攻势即将在库尔斯克拉开帷幕。这场会战当然以双方的坦克对决出名,但空中的搏杀一样惨烈。德国空军为支援地面部队的钳形攻势,一共积聚了约1800架战机,其中350架是斯图卡轰炸机。StG-1被部署在北翼的奥廖尔地区,南翼的哈尔科夫一带则部署了StG-2和StG-77的6个大队。德军高层或许依然期待斯图卡部队继续扮演4年来的经典角色——以近90度的角度从天而降,投下杀伤力巨大的重磅炸弹,“尖叫死神”的凄厉呼啸声再令对手魂飞魄散。但是,斯图卡的黄金时代已无可奈何地翩然而去,它们作为俯冲轰炸机的角色正在日渐式微,在苏联空军越来越明显的空中优势面前,几乎所有的斯图卡大队都被集中用于低空对地支援。不过,斯图卡作为“坦克杀手”的第一次大规模使用也正是发生在此战期间。

摄于1943年7月初,鲁德尔正用T-34模型向战友们示范如何攻击苏军坦克。

Ju-87 G-1和G-2斯图卡在鲁德尔这种老手手中,还是使苏军坦克部队遭受了重大损失——会战首日 (5日),鲁德尔在首次出击中就摧毁4辆坦克,当日的总战绩是击毁12辆坦克。另外,使用Fw-190 A-4和Hs-129 B-2/R2等战机的对地攻击联队也在库尔斯克进行了首演。被专门用作坦克杀手的Hs-129在其前端装有2挺7.92毫米机枪和2门20毫米机炮,而它真正强大的火力是其主炮——机身下方的30 毫米Mark-101型或103型机炮。这种机炮射出的炮弹如果命中在坦克后部、运输车辆或地面掩体上都会造成致命的杀伤。Fw-190也通常与Hs-129密切配合,它们投下的炸弹往往能在瞬间将阵地化为乌有。

德军的攻势在会战之初一度相当顺利,但很快变得步履艰难,无论装甲部队、步兵和飞行员付出怎样的超人努力,南北两翼的进展都难以令人满意。7月12日,苏军在北翼的奥廖尔地区向第9集团军后方发起了强势反攻,鲁德尔所在的StG-2被紧急调往奥廖尔一带,协助阻挡苏军的推进。仅过了一日,被盟军西西里岛登陆弄得心烦意乱的希特勒下令终止进攻,虽然南翼的局部攻防还将持续数日,但德军在二战时期的最后一次重大攻势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由于缺乏制空权,东线的斯图卡联队在这个7月遭受了最惨痛的损失,毁于苏军战斗机和高射炮的斯图卡战机难以计数,更严重的是损失了众多的老手和军官。鲁德尔对于这些同僚的离去非常痛心,但对手接二连三的反攻使他没有时间沉浸在悲伤中。7月19日,他被任命为第3大队大队长, 之后他的大队就不停地西撤和转场,有时也被派去支援被突破的危急地段。8月初,苏军克复了奥廖尔和别尔哥罗德,StG-2被调往哈尔科夫周边驻防,协助守军镇守这座重镇。8月12日, 鲁德尔和尾炮手亨切尔分别完成了第1300次和第1000次作战飞行。这固然是非常了不起的纪录,但个人成就再令人印象深刻,在对手的攻击狂潮前也不过是沧海一粟,鲁德尔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局部地、短时间地阻挡苏军潮水般的推进。

摄于1943年7月5日,鲁德尔在当天的首次出击中就摧毁了4辆坦克,当日日终时他击毁的坦克总数为12辆。

1943年9月15日,南方集团军群指挥官曼施坦因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服了希特勒,获准全线撤往第聂伯河西岸建立新的防御体系。鲁德尔的StG-2负责为撤退中的第1装甲集团军和第8集团军提供掩护。到9月28日时,StG-2已撤往第聂伯河西岸近100公里处的克里沃罗格 (Krivoyrog)。10月9日晨,鲁德尔和亨切尔向逼近扎波罗热(Zaporozhye)的苏军装甲矛头发动了攻击,等返回基地时,他们受到了官兵们的热烈祝贺——这是鲁德尔的第1500次、亨切尔的第1200次作战飞行,到此时为止鲁德尔已击毁了约60辆苏军坦克。赶来祝贺的还有刚从第4航空军指挥官升任第1航空队指挥官的普夫卢格拜尔 ,这位将军特意送给鲁德尔一个大蛋糕。

1943年11月25日,鲁德尔获得了第42枚双剑骑士勋章。有趣的是,鲁德尔之前曾为亨切尔申请骑士勋章,但一直没有答复。亨切尔有着1000次以上的作战飞行经历,还击落过数架战斗机,鲁德尔认为他是最好的炮手,完全有资格获得骑士勋章。他把亨切尔直接带到狼穴,并请贝洛上校“查一下”亨切尔的勋章到底卡在了哪个环节。贝洛很快为鲁德尔这位英雄搞定了一切,戈林批准授予亨切尔骑士勋章,而且还将由元首亲自授勋!当日参加仪式的还有获得橡叶骑士勋章的JG-52联队长赫拉巴克(Dietrich Hrabak)中校,他在1990年代去世前接受采访时曾回忆说:“……鲁德尔是战争期间获得最高级战功勋章的德国飞行员……他是一个直到最后一天仍不愿罢手的真正的狂热分子。我们过去为他的俯冲轰炸机编队提供过护航,只要在空中观察一下你就能看出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把炮手亨切尔也带来面见希特勒。鲁德尔为他申请过骑士勋章,但从未得到回复……亨切尔是希特勒亲手授予骑士勋章的三人之一,因为他只颁发橡叶骑士或更高级别的勋章。”

在乌克兰寒冷的1943年冬,鲁德尔率领SG-2第3大队忠实地执行着攻击坦克、轰炸桥梁、摧毁火车站和交通枢纽、支援或掩护地面部队等各种任务。虽不能挽回南方德军步步败退的命运,但鲁德尔在对手飞行员中的“恶名” 更加昭著了。德军的无线电监听曾发现,苏军飞行员们多次接到命令,要求他们“干掉飞机上长有两个长条的那个德国猪,因为他总能敲掉我们的坦克”——“两个长条”自然是鲁德尔的Ju-87 G-2上的两门火炮。据说,斯大林曾悬赏10万卢布索要鲁德尔的项上人头。如果有其事, 那么能享受此种待遇的,除超级王牌哈特曼外, 恐怕就只有这位“坦克杀手”鲁德尔了。

本文摘《帝国骑士:第三帝国最高战功勋章获得者全传2018修订版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葛永志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