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廖昌永:不休止的咏叹

作者:来源: 2019-02-08 15:39

  他,出生在农村,高音大喇叭是他的音乐启蒙老师;他,曾连续三次获得国际声乐大赛第一名;他,是目前活跃于世界歌剧舞台上的少数杰出亚裔歌唱家之一&hell'...

  他,出生在农村,高音大喇叭是他的音乐启蒙老师;他,曾连续三次获得国际声乐大赛第一名;他,是目前活跃于世界歌剧舞台上的少数杰出亚裔歌唱家之一……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对话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歌唱家廖昌永。

  生活养成我奔跑的惯性

  1968年,我出生在四川成都郫县一户普通的农家。这个以豆瓣酱闻名全国的小县城,在我的记忆中总是散发着阳光下豆子微微发酵的味道。我父亲是一名警察,字写得非常清秀。七岁那年,爸爸就因病去世了。在我的印象当中,我爸会唱歌又会拉二胡吹笛子,多才多艺。记得我上了大学后回家唱歌给我妈听,她说:你唱得不错,但就是比你爸还是差一点。

  爸爸去世后,妈妈一个人承担起家庭所有的负担,记得晒谷子的季节,母亲要把稻谷挑到田里的席子上晾晒。刚一晒上,就下雨了,然后又得收回来。刚收回来,太阳又出来了,又再挑出去,挑出去没几分钟就又下雨了……母亲又累又气,母亲哽咽地跟我讲:我们只能靠你了。

  从小生活的磨砺,让我养成了奔跑的惯性。我本不争强好胜,但一直憋着一股子劲,总觉得父亲的在天之灵在看着我,所以我一直不想让父亲失望。内心倔强的我总是独来独往,村口那个形单影只的大喇叭成了我秘密的朋友。喇叭里偶而传出的美妙音符让年幼的我心中燃起了新的希望——放学时走在路上,看见鸟儿就唱鸟,看见树就唱树,看见菜唱菜……其实,像我这种“泥腿杆子”对音乐完全是迷茫的,但我知道自己就是喜欢音乐,只有我在唱歌的时候我是忘我的,忘记父亲不在的痛苦,忘记生活不好的烦恼,完全沉浸在音乐当中。

  赤脚踏进音乐殿堂

  所以,我从小便立志要考音乐学院,当我说出要报考音乐学院的想法时,全家亲戚都傻眼了,因为他们知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唱歌的算啥子?但我一心执着,要考上梦想中的音乐殿堂——上海音乐学院,我高中时看过一篇文章,上音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天堂一样——绿树成荫的校园里,从一个个窗口里飘出琴声、歌声,窗帘是天鹅绒的,楼下是有假山,假山上有亭子……那是最美好音乐殿堂的模样。

  1988年9月的一个雨天,我攥着上海音乐学院发往成都的唯一一张录取通知书,来到了梦中的学府。19岁的我第一次站在了梦想的大门前,由于害怕雨水泡坏妈妈亲手的新鞋,我就赤着脚踏进了音乐之门。

  刚进学院时,我傻乎乎的啥都不明白。记得第一次演唱会我高音唱不上去,低音低不下来。唱完之后,专业课老师都不选我,说不知道这个孩子该是男中音还是男高音,于是我急得直哭,只有罗魏老师安慰我。现在我都记得他当时的话——“你干嘛哭呢?你的声音挺好的,是会唱歌的。”他给我打气,“你肯定能唱得出来,将来一定会好的。”就这样,罗魏老师成了我在上海音乐学院的第一位老师,他家的客厅成了我在这个陌生城市,能找到归属感的地方。

  在罗老师的精心培育下,我的音域很快从一个八度拓宽到了两个八度,换声也能顺利换过去,低音也低了下去。短短一个学期过去了,我的名字从成绩单的最后一行换到了第一行,并一直保持到研究生毕业。而我也把罗魏老师当成父亲、当成兄长,他让我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愿意做,我希望学好专业,不让他失望。

  穷小子遇到天使爱人

  我上大学的时候还不用交学费,但生活费总是要的,因为学音乐,常常还要买音像资料、演出服、谱子……一个农村家庭,每个月要拿出六七十块钱在当时是很大的一笔。我三位姐姐每月轮流给我寄60元当生活费。为了不想别人看到我吃得不好,我常常是最后一个去食堂,肉菜平时一般不吃,只有等到第二天要考试或演出才舍得买一份吃。我没钱买乐谱就用手抄,那时我所有的乐谱都是用手抄的。

  常言道“上天给你关闭一扇门,总会给你开一扇窗”,我当时并不知道,正是我从里到外都有点“格格不入”的特殊气质,引起了一个钢琴系女孩的注意。王嘉是比我低一年级钢琴系的学生,由于我们是老乡,语言、口味、话题都比较合得来。后来王嘉发现我生活的窘迫,为了维护我的自尊心,常常匿名汇款给我。当时我收到钱挺意外的,有时候一个星期寄一次,有时候一个星期寄两次,找不着汇款人,退也退不回去。有一次汇款上有一句留言:“去买点肉吧,好好吃几顿!”我才认出了王嘉的字。

  等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王嘉把我的身世、情况、成长经历都告诉了她父母。她父母也是搞艺术的,觉得我很坚强不容易。所以,他们在经济上也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遇见妻子是我这一生的幸运,这种感情,不是用一个爱字可以形容得了的。

  誓将恩师的接力棒传下去

  如果说父母给了我生命,那么是我的恩师周小燕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艺术生命。周老师对于我们这些学唱歌的人来讲,就跟神一样高不可攀。记得第一次见到周老师还是大学一年级。有次我在罗魏老师家里吃完饭回学校,迎面就看到周老师。第一次见到她,那么近的距离,心里怦怦直跳。我想打招呼又怕她因为不认识我觉得奇怪,矛盾又犹豫后,就跑掉了。

  后来罗魏老师要出国留学,便把我推荐给了周小燕老师,希望她能收下我。周老师选学生很严苛,形象要好,唱功要好,嗓子条件要好……我那时候又瘦又小,黑猴一样。周老师让我先唱首歌给她听。因为紧张,身体开始摇晃,腿也打抖。等我唱完,周老师就跟罗魏开玩笑:“你看我儿子教完,又该教孙子了。”

  周老师培养学生不仅是培养声乐技巧,更是培养做人做事。她常说:“如果你内心是暗的脏的,到舞台上要表现一个很干净的人,短时间可以伪装,长时间你是做不出来的。你再热爱的东西,也可能中途会因为受到诱惑坚持不下去。”所以,我也深刻体会到,一个人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有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如同龟兔赛跑,最后成功的,往往是那个天赋并不出众但持之以恒的人。

  我一直对教师这个职业是心怀崇敬的。30年来,我从进了上海音乐学院的门之后就再也没出过,这与先贤和我的老师们给我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从蔡元培先生,到萧友梅先生,到黄自先生,到贺绿汀先生,到周小燕先生……一辈一辈的旗帜性人物让我对音乐、对艺术充满了崇敬,让我对这份事业充满着感恩,让我对民族音乐的未来充满着希望。我还将继续在发扬中华优秀音乐的这条路上执着地走下去。(中国文明网记者李雪芹根据访谈整理)

  人物简介

  廖昌永,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上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现任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曾与多明戈、洛林·马泽尔、米歇尔·普拉松等世界著名音乐大师合作主演《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假面舞会》《卡门》《茶花女》《弄臣》《茶》等30多部歌剧和百余场音乐会。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

  • 范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