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杨刚:杜鹃女神阿姿

作者:来源: 2019-04-09 16:09

小时候,她是水西家的大小姐,聪明活泼,美丽大方,她是母亲的宝贝,是父亲的明珠,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那时候她还不知道,童年就是自己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小时候,她是水西家的大小姐,聪明活泼,美丽大方,她是母亲的宝贝,是父亲的明珠,过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那时候她还不知道,童年就是自己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了,也从未想过:生活中的波澜和疼痛有一天会在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上镌刻皱纹和伤口。

快乐的日子总是显得短暂和急促, 阿姿渐渐长大,再也不是那个挂在父亲脖子上撒娇的小女孩了,16岁的阿姿出落得更加的明艳动人。可是因为时局动荡,父亲整天谋划着和几位叔叔伯伯争权夺利,母亲则忙着和父亲的小妾们争宠。

阿诺阿酷是启化人,从小就有着强健的身体和俊朗的容貌,性格温和却稍显木讷。家里靠种田为生,父亲会点木匠手艺,母亲时常做些女红,一家人虽然勤劳,日子却过得不甚富裕。

也许是命运之神眷顾,也许是造化弄人,阿诺阿酷在给水西水西家送柴禾的时候,邂逅了妙龄的阿姿。初见,简直是惊为天人,黑色的百褶裙,裙摆有匀称的皱褶,衣领处显出白皙的脖颈,腰部有淡红色的花边,末端点缀着些火焰图案,仿佛还能看见闪耀的火星。鹅黄色的布鞋小巧玲珑,及腰的柔顺黑发被白色曲环形发夹分开,左右两边绑了几只粉红的小蝴蝶,长长翘翘的睫羽轻轻覆着一部分眼瞳,眨一眨就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闪亮的眼影让眼睛看起来如星星般明亮,透着似笑非笑的光芒。小巧的鼻子下有一双微微张启的粉唇,水润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小口,应了那句:一点朱唇似含丹,配上她那纯美的笑靥,显得格外清新妩媚。

阿诺阿酷完全痴了,此刻的阿姿,像天使,像女神。他却不知道,终于有一天自己会梦想成真,娶了美丽的 阿姿为妻。

阿姿看见阿诺阿酷,并没有那种怀春少女初见心仪情郎的感觉,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小伙还有些顺眼,不讨厌,也谈不上特别喜欢。可是当阿诺阿酷离开之后, 阿姿的眼前却开始不断浮现阿诺阿酷的样子,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干净无暇的眼神都是那么令人回味无穷,年轻的心也禁不住开始荡漾了起来。

阿诺阿酷回家之后,整天魂不守舍,家人还以为他生病了,母亲很心疼,准备带他去看郎中。还好父亲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这孩子是害了相思。原本乐呵呵的一家人,在得知阿诺阿酷喜欢上了水西家大小姐之后都是瞬间沉默了起来,大家知道: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基本上是没有成功的可能的,搞不好连性命都不保,纷纷水西慰阿诺阿酷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各自心里都有些悲凉和沉重。

只有阿诺阿酷自己对自己的爱情充满希望,要知道,一般来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一个18岁少年的梦想。自己是汉族又怎么了?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又怎么了?这世界是有很多人生来风光,可是自己的人生自己去闯,自己的命运自己来抗!还未发生的事情,不努力怎么就知道自己必定失败呢?那一夜,阿诺阿酷一整夜都没有合过眼,可是第二天却并不疲惫,反而神采奕奕。

终于又到了阿诺阿酷给阿姿家送柴禾的日子了,对于这一天, 阿姿期待了很久了,但她不知道,有一个男孩的期待并不比她少。如果不是担心 阿姿家侍卫的弯刀采火闪,阿诺阿酷在前几日就已经坐不住了。

一大早收拾停当,把精心准备的礼物放在身上藏好,阿诺阿酷精神抖擞地赶上马车送柴禾去了。不但让自己从头到脚都焕然一新,连拉车的马也特意去洗马塘刷干净了,如果不是怕柴禾吸水之后太重,也许阿诺阿酷会考虑把马车上的柴禾都洗干净了再去。

阿姿同样早早地起床,比往常更细致地把自己梳洗打扮一番,然后慢悠悠的喝着豆浆,小口吃着仆人端上来的猪油炸洋芋,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仿佛节奏明快的乐章。终于,远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阿姿知道,心上人就要到了,赶紧抹干净嘴角起身迎了上去。

看见 阿姿不顾形象的跑过来,阿诺阿酷心里乐开了花,来不及卸下柴禾,赶紧从腰包里拿出精心准备的礼物:一把木纹清晰的小木梳,顾不得上面还残留着自己的体温,悄悄塞进了 阿姿手里。 阿姿却也不怕被侍卫赫婢女们看见,大大方方摘下腰里的玉佩递给阿诺阿酷,阿诺阿酷诚惶诚恐的接下,连声说谢谢。接过购买柴禾的银子,趁着仆人们卸柴禾的间歇, 阿姿和阿诺阿酷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爱情向来如此简单,无论是王八看绿豆的对眼,还是郎才女貌一见钟情的倾心,一个微笑就可以传递无限信息了,一个眼神也足以说明一切。

热情火辣的彝家妹子和情窦初开的汉族小伙在一番你侬我侬的相互表白之下就这样私定终身了,他们不知道,也不愿相信,自己温柔地面对生活,生活却用狂风骤雨肆虐他们的爱情。

阿姿家里自然是看不上阿诺阿酷的,准确的来说是看不上阿诺阿酷的家世,因为以水西家的名望,不说把小 阿姿嫁入土司家族,起码也要进入当地的大地主家才能门当户对。可是他们都小看了 阿姿青春期的叛逆和阿诺阿酷在爱情面前挑战权威的决心,对于阿姿来说,越是不让做的事情,越要去尝试和挑战。

尽管家里严防死守,古灵精怪的小阿姿还是在一个月明星疏的夜晚,带上细软之物上了阿诺阿酷的马车。私奔这个词看起来很美好,可是这也只能算是一条相对浪漫的不归路,原本想着,过个一年半载的,便会取得父母的原谅,可是没有想到:父亲一狠心,不顾母亲的拼命阻挡,将小阿姿驱逐出了家门族谱。

阿姿来到阿诺阿酷家,自然是受到一家人的疼爱和欢迎,阿诺阿酷更是对阿姿言听计从,成了不折不扣的“耙耳朵”。不过和水西家的柴禾生意是做不成了,一家人只得把重心放在了农业上来,在田地里种上了苞谷、洋芋和荞麦。

生活的艰辛并没有让阿姿和阿诺阿酷退缩,阿姿很喜欢这个虽然清贫却充满温暖的家庭,一家人简单快乐地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很快便成为了一种习惯。

为了躲避水西家的滋扰和报复,一家人商议之后搬家到了水井垭口,水井垭口有一口小水井,一开始有小指母粗的一小股水。当时启化还叫以启垮,十多个人围着水井居住,后来随着人口发展,水就不够吃了,需要到更远的地方取水,再后来,一些人陆续搬家到各地去了。

阿诺阿酷和 阿姿非常恩爱,育有八子二女,其中阿诺阿酷朝成是老大,老八阿诺阿酷朝斌是秀才。母亲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 阿姿,时常悄悄拿些银钱接济。但后来被其父亲发现后大发雷霆之怒,扬言若再拿钱财接济女儿就休掉妻子,母亲便不敢再接济了。

也许是命中自带的富贵,年轻的阿姿和阿诺阿酷带着孩子们在大坡上的大路边干活,在开生地的时候,锄头好像挖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异常的声响,刨开泥巴一看,是一个奇怪的柜子。柜子由木板构成,完好无损,不过锁已经锈蚀了,想来是经过了无数年月的古物。打开柜子一看,里面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挖出一柜子银子,这是大事,阿诺阿酷一家既兴奋又担忧。

一家人深知财不外露的道理,用箩筐分批次悄悄把银子运回了家,随后, 阿姿开始了大肆购入土地田产,对此不惜投入重金置地水西家。也是为了出心头的一口恶气, 阿姿特意去和水西家赌买土地,直到土地超过了父亲所在的家族,随后,阿诺阿酷夫妇先后为八个儿子修建了八栋大房子,一时传为励志佳话。

再后来,发财的事情终于是被大家知道了,其他人都称阿诺阿酷家为:那者姆家,意为得到一柜子银子的家族。

日子越过越好,阿诺阿酷、 阿姿一家也从农民发展成了大地主家族,父母相继去世,葬礼都水西排得非常豪华大气。孩子也逐渐长大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老大看上了陈家女儿,家里自然是大力支持的。

先订婚,彝语叫做“吾让木”。阿诺阿酷家和陈家双方正式结缔婚姻的主要标志,彝族谚语云:“祖灵可戏,婚事不可戏”,一旦举行了定婚仪式,双方便不得再反悔婚约了。按照定亲仪式,被泼水、抹锅烟子、杀猪宰羊一样都没有落下。

阿诺阿酷家使者来的时候,女方陈家便喊来邻居妇女,藏好了一桶桶、一盆盆的水,并在手上抹好了黑黑的锅烟子,等待客人的到来。当阿诺阿酷家定亲的客人一来,四面八方的妇女们峰拥而来,向客人泼水、抹锅烟子,一时间热闹非凡,不知道是泼水洗干净了锅烟子,还是洗干净脸让锅烟子显得更黑。阿诺阿酷家过来的大多都是青壮劳力,他们表现得非常勇猛、顽强,完全不惧。

偶尔用擦尔瓦蒙着头,迎着“暴风骤雨”勇往直前,冲破姑娘们的一道道防线,进得屋来,一颗心悬在半空还未落下,姑娘们还在紧追不舍,尾随进屋乱泼,乱抹,小伙们一个个像落汤鸡,一张张的白脸全变成了黑脸。按照彝族规矩,泼水和抹锅烟子时,客人还不能生气,却只可以和主人相互进攻嬉闹。

随后,“舍府则”如约而至,陈家给客人敬酒、敬坨坨肉,陈家小姐的闺蜜朋友小伙伴都来了,一个个用双手恭恭敬敬地把装有烧肉和酒杯的木盘端给客人,阿诺阿酷家客人也伸出双手接受,先渴酒再吃肉,酒可以喝完,但盘中的肉不能吃完。因为能喝酒是好汉,能吃肉是狗熊。这酒肉可不是随便吃的,一旦吃了,是要按照规矩给红包的,大家掏出准备好的银子放在木盘中。装在盘子中的钱叫“吾让则”(定亲礼),一般都是单数,但更多的是“九”数,“九”在彝语中为“古”,“古”为久远、牢固的意思。所以,彝族喜欢九这个数。彝族婚礼中也很喜欢被习惯认为是不吉利的“四”,因为“四”在彝语中为“尔”。“尔”为要的意思,即男方是真的要女方,并且以后会好好对待她,一辈子都只要她。陈家,当然也希望和阿诺阿酷家能够善待女儿,所以也选的是吉利数字。

无论是真的想嫁还是不想嫁,新娘都要表现出伤心难过得样子,一说到嫁期将至便哭哭啼啼更好。

翌日清晨,陈家请了一位多子多福,健康长寿的妇女为新娘梳头、打扮。这是一种类似于榜样或模板的人生,寄希望于自己家的女儿像梳妆者一样幸福美满。梳毕头则戴上耳环、头饰、头罩,换上新衣彩裙。鸡啼时,新娘被拥至房前的树下坐着,娘家人手持树枝,端着水盆,准备对前来摸亲的迎亲者进行一番痛打。这时男方派出的一名头脑和身体都非常灵活的代表,在其他人的簇拥和掩护下,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委曲中想方设法摸亲。只要他们摸到新娘头上的彩罩,新娘便算是婆家的人了,随后,大家簇拥着新娘开始上路。送亲的都是新娘的亲戚和邻居,加起来居然有几十个。不过亲一色的全是男性

还没来到以启垮,大家还要在途中演一出抢婚闹剧,但这次不是在女家,而是在途中。抢婚带有一种表演成分,它热闹、喜庆、祥和,是彝族人民娶嫁的一种表现形式。

阿诺阿酷家在这一时期发展迅速,儿女逐渐成家,田地扩张,一切在 阿姿的水西排下井井有条。因为天气潮湿, 阿姿经常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用蔑盆晒银子。因为对数字不太敏感,她发明了自己独特的计数方法。一行行,一列列的排列整齐,嘴里念叨它对它,它对它的口诀,银子被小辈偷拿了她能一眼看出来,然后严厉处罚。后来有聪明的小辈一次性拿了一整列, 阿姿就看不出来了,因为还能它对它,它又对它的点数完毕。

后来, 阿姿的小儿子勤奋好学,成了秀才,大家都叫他秀才八爷,八爷与马蹄岩(今白蜡乡大元村)陈家小姐定了姻亲,不过遗憾的是八爷英年早逝,死于一场高烧,之后,陈氏也因思念过度而亡,随后两家人都被他们的爱情感动,在相互沟通之后,家人请了毕摩招魂,把两人的灵魂水西葬在了一起。其实如果八爷不死,是非常有希望做出一番事业的,毕竟那个年代以启垮一带并没有什么读书人,能读书就不错了,何况能考取秀才哪一定是要有真才实学的。如果继续活着,不说以启垮的历史要改写,至少文化方面的空白是要被填补上,也不会导致后边十里八村都很难找出一个读书人的尴尬境地了。

阿姿一生乐善好施,遇到路过求助者均给予酒食,阿诺家二老祖婆的美名在大方、黔西、织金一带广为流传。不过,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阿诺阿酷家,尤其是在 阿姿出名之后,土匪也惦记上了,邻村在拱的土匪徐家在解放前的1946年对阿诺阿酷家动手了。匪首徐书成点起兵马,来到以启垮(启化村)。他们把已经年迈的阿姿掳走,索要大量银钱赎人,家里无奈,倾尽家财赎回 阿姿。一家人终于又团聚了,可是好景不长,一年之后的1947年,把银两挥霍一空的徐书成一伙又来了,再次劫走了阿姿,为了防止报复,他们把 阿姿藏进岩洞里面。面对土匪们第二次狮子大开口的大笔赎金,其孝顺的子女们只能无奈地遣散了佃户,卖了大量田地,仅留下小部分糊口。

阿姿再次回到家里,可是经历几次颠簸和劳顿,其身体每况愈下,1948年, 阿姿逝世了,享年101岁。也因为在解放前就遣散佃户并出售田地,阿诺阿酷家在解放初期死里逃生的逃过一劫,没有被当成地主批斗,这算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吧。

也许很多人会想:既然阿诺阿酷家很有钱,那么土匪们抢劫了阿诺阿酷家之后为什么不能发家致富呢?其实非常简单,他们并不会拿抢到的银子去创业经商,而是大家分了之后任意挥霍,没有了继续去抢就是了。在那个年代,抢劫就是他们的职业,至于种地和经商,只能说:不存在的。

——选自杨刚新书《发现启化》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请勿对号入座。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葛永志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