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栏目

名人百科 专栏

历史

历史上的今天

加入我们

我要合作 入驻 微百科

他用鲜血一次次揭露了社会的黑暗

作者:来源: 2019-04-08 13:32

关于娄烨,这些年一直有很多话想说未说。我们90年左右出生的这一代人最早看娄烨的电影大多数都是那部绝对不能提名字的电影。还记得当年还在上高中,突然听'...

关于娄烨,这些年一直有很多话想说未说。

我们90年左右出生的这一代人最早看娄烨的电影大多数都是那部绝对不能提名字的电影。

还记得当年还在上高中,突然听说有一部新拍的大尺度的电影出了碟,又有人说是花了二十多块钱“巨资”从碟片商那里买到的绝版。

于是,一屋子青春发育期的少男就聚在了一个小小的屏幕前面,张大着饥渴的双眼,看着屏幕上当时觉得不知所云的台词和16岁的时候已经觉得很“香艳刺激”了的场面,手里也在不知道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

有多少人都是抱着看A片的心态去看那部不能提名字的电影,也看不懂电影里人物天马行空的诗化语言,更看不懂其他的东西。现在想起来,有点猥琐,但是这的的确确就是我们第一次认识娄烨的情景。

许多年来,娄烨导演一直是很多影迷心中的一个结,因为一说导演是娄烨,总觉得这个电影我们一定看不到。所以这次《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能够正常上映,并且保留了很多关键性的讽刺段落,简直是万幸。

电影在金马首映的时候,口碑就已经炸裂开来。主要的讨论点之一在于影片开头的强拆,短短十分钟时间惊心动魄,官与民、官与商、商与民之间的互相撕扯,都在短短的十分钟里面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娄烨的镜头就仿佛一个记录者一样,用手持方式记录下震颤的画面,鲜血淋漓中又带有一丝丝的疯狂。

这段剧情在公映版本也得以完整地保留下来,非常不易。

娄烨的电影一向是“知音体”的,带有一点点的狗血的剧情,但在人性的开掘方面,却又如此的令人敬佩。

《春风沉醉的夜晚》电影的剧情如果用知音体来取标题,完全可以是“结婚多年以后,发现自己老公不喜欢女人”,可以说相当狗血了。

但是,影片中同性恋骗婚者王平在恋人离去之后,手握刀片到山顶自杀的段落却令我感到一种钻心的痛。我想,这就是娄烨的魅力,他有本事把狗血知音体拍成讽刺社会现实的奇情电影。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情走的也是奇情路数。警官杨家栋在追查建委主任冼村强拆事件中,唐奕杰坠楼身亡案件的时候,意外发现他与买下冼村这块地的紫金企业合伙人连阿云和姜紫成有染,而他的妻子正是姜紫成的情人。

原来唐奕杰虚伪的面具下,竟然藏着家暴丈夫和利欲熏心大贪官两张面孔。四个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像是一屋子交错纵横的蜘蛛网,剪不断理还乱。

更厉害的是,娄烨以此带出的是在国家土地买卖过程中的官商勾结,最终损害人民利益的现实。

这样的奇情电影,其实在华语电影中非常少见。前年在金马奖上摘得最佳剧情长片的《血观音》也是同类别的奇情电影,但不同的是,《血观音》的路数更接近于政治惊悚片,犯罪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得到全面展现的是官场生态与各方之间权力撕扯的嘴脸。

《风雨云》的思路显然是反着的,娄烨是以罪案发生为契机带出官场形态,并无对官员的群像式刻画,却加重了关于人性中罪与罚的探讨,着重于看到的是一种现实对人的改变。

娄烨早年的作品《苏州河》中,周迅饰演的少女牡丹从苏州河边一跃而下,那一跳也反映了九十年代青年生活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对物质与爱情追求的迷茫与纠结。

九十年代是第六代导演成长的年代,贾樟柯、娄烨、王小帅、王兵这些导演都生活在九十年代中。但又是不同的,因为每一个导演都有自己观察的立足点。

娄烨的立足点,是在于人与社会的关系上,用奇情故事将人情社会与个人情感串起来。因为他的很多电影剧情都很知音、很狗血,所以很多人看不起娄烨,认为他不懂电影。但其实电影有很多种,新浪潮那样忠实还原生活的是一种,娄烨这又是另一种。

他在电影上总在做出一些新鲜的尝试,景别总是在不断地运动变化,也很少有长镜头,完全不像现在很多年轻导演那样,镜头就往那儿一放,纹丝不动拍个几分钟就下一场。你也不能说那是偷懒的行为,但一股脑儿的跟风去拍同一种风格的东西,究竟还是没有新意的。

但娄烨就不一样了,早年在处女作《危情少女》中阴森森湿淋淋的色调,恐怖片一样惊悚的镜头语言,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虽然已经弱化,但娄烨作品的基调是很多年都没有改变的。

不变的是灰暗的色彩,而这种灰暗的色彩在他的电影中总有一种新鲜而又诡异的感觉。

《推拿》中娄烨全新尝试了用摄影机虚焦去模仿盲人的视角,新鲜的同时又有很强的代入感。这与《风雨云》中手持镜头的使用,其实目的是一致的,要的就是真实感,要的就是炫目感!

所以当你代入到《风雨云》这个故事里面去的时候,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和死去的人命才变得如此的触目惊心,其背后的黑幕揭露,也让你顿生凉意。

娄烨看待世界的方式,就是容易令人抑郁的。年少的时候看不能提名字的电影的时候只知道大尺度的性爱场景,而到了青年的时候,才能理解娄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不堪忍受家庭的黑暗,最终杀死养父的小诺,和《推拿》中挥刀自残的王大夫一样,都背负着重重的心理压力。原本,他们只能以一种看破不说破的心态凑合的活着,可是当情绪的临界点到来,谁也无法阻止愤怒喷涌而出。

他的电影总有一些血淋淋的元素,《春晚》中紧紧地攥着刀片的手和《推拿》中挥刀切腹的王大夫,那种隔着屏幕都能感到疼痛的观感,令我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不断地闭上眼睛,不忍直视。

这些鲜血在《风雨云》中也存在,看多了娄烨电影的我们,依然对突然被一刀穿胸的陈妍希和唐奕杰的死状惊呆了下巴。但这种凶狠,也是娄烨电影中的一部分,鲜血其实是角色心境的外化。在真正的血浆喷出之前,每一个人的心早已鲜血淋漓。

娄烨的眼中,90年代的社会在物欲横流中充满着严苛的考验,要么就憋屈的活着,要么就选择一走了之。2010年,曾经是娄烨御用男主角,并主演了《周末情人》、《苏州河》的贾宏声在抑郁中自杀。

致郁,是贾宏声与娄烨电影的共同点。

就像《风雨云》中站在情绪临界点的各个主角一样,小宋佳在采访中就说“拍摄过程是一场地狱一般的经历”,演员的情绪受到剧本影响,每天都处在临界点。但又不能像贾宏声一样一跳了之,于是憋屈的活着,最后只能是娄烨电影中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的唯一选择。

当我们在看娄烨的电影的时候,表面上看上去是狗血的奇情故事,实际上是娄烨眼中那个致郁的世界。每一个人的世界中,都有致郁的部分,但娄烨把他拍了出来,用电影的形式呈现在大银幕上。喜欢的人自然喜欢,排斥的人自然排斥。

有人说,看娄烨的电影必须要先进入情境,确实不进入情境很难代入那些知音体故事,但一旦你信服了,你也能找到共同点。

这就是娄烨电影的魅力。

凡本系统转载其他媒体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系统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系统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精彩展示
入驻名人
  • 葛永志

  • 习近平

  • 袁隆平

  • 董卿

  • 何镜堂

  • 星云大师

  • 马云

  • 岳成律师

  • 范曾